左暉的野心,貝殼的生意,毛大慶也想要

左暉的野心,貝殼的生意,毛大慶也想要_O2O_電商報

左暉的野心,貝殼的生意,聯合辦公也在覬覦。

6月25日,優客工場發布了一款“匯辦公”產品,直接向線上發起攻勢。匯辦公是由優客工場旗下全資子公司大然凌一和中國房地產業協會共同牽頭發起的。目前,匯辦公主要提供空間發布、地圖找房、靈活辦公、企業服務等核心功能。

乍一看,又是一個鏈家和貝殼找房翻版故事。而且,不約而同,他們挑戰的都是58系。

僅從功能來看,匯辦公看起來像是一個翻版的好租。

好租,58趕集集團在商辦領域的重要布局,主要服務于商辦寫字樓企業選址。4年前,他們從近百家商辦O2O項目中脫穎而出,獲得了愉悅資本、國投創合基金等明星資本的加持,也成為唯一一家走到C輪沖擊D輪的公司。

據優客工場官方通稿消息顯示,“匯辦公平臺將建立執行共享辦公空間綜合評價標準,致力于樹立行業標桿、引領辦公服務標準化,提升整個行業的運營能力和服務水平。目前匯辦公平臺已覆蓋40余個城市,擁有超過100萬平方米的入駐辦公空間。”

PropTech研習社發現,匯辦公平臺上的入駐空間大部分是優客工場自有品牌,還沒有面向全行業開放服務。

對于匯辦公的定位,優客工場品牌公關人員回應PropTech研習社稱,匯辦公的定位是“一站式空間服務平臺”。

在商辦領域復制左暉的野心,優客工場主理人毛大慶的算盤能打響嗎?

1

翻版貝殼找房,不容易

運動員反殺,做起了裁判員的位置,優客工場此舉定會遭受來自上游的壓力。

不過,被挑戰的角色不太擔心。不像58反擊貝殼那樣激烈,好租對此極為淡定。

好租聯合創始人匡健鋒回應PropTech研習社稱,“行業里有更多有實力的同行進來,是好事。”

但也有好租內部人士跟PropTech研習社分析,優客工場做不了好租的事兒 ,主要原因是現在再造一個“好租”成本太高了。他認為,好租2015年做寫字樓租賃平臺成本很低,算是趕了個好時候,現在優客工場再去做的話成本非常高,得不償失。

目前,優客工場正面挑戰的是好租共享辦公,在這個頻道上好租北京地區有448處房源,上海658處房源,深圳260處房源,廣州164處房源,杭州100處房源。包括WeWork、優客工場、納什空間、夢想加、桉樹空間在內的主流聯合辦公均在好租平臺入駐。

好租還有一個無人能比的優勢,那就是可以借助58趕集、安居客流量資源。此外,為了編制寫字樓樓宇字典,好租也沿用了鏈家的地毯式掃樓模式。

2018年鼎盛期,好租曾養了1700多人的銷售團隊。而優客工場目前全公司的體量也不足好租一半,人海戰術沒得比。

說到底都是房源之戰,如果當初沒有鏈家的真房源之戰,就不會有后來的貝殼。放到共享辦公細分賽道也一樣,如果沒有商辦真房源,就沒有互聯網中介平臺的戲。

這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也提到了貝殼找房,他認為鏈家做貝殼找房不可復制,鏈家做線上是在線下份額成為NO.1以后才做的。“辦公市場和住宅不一樣,辦公市場的集中度比較低,好租哪怕做到行業第一,在北京、上海的市占率也不過15%。商辦市場很難有從品牌轉型做平臺的機會。”

再就是運動員之間的生來互斥。優客工場想搭建一個平臺,但目前管理規模較大的納什空間、WeWork是不會接進去的。

“既做運動員又做裁判員”必然遭遇同行的圍攻。同樣的劇本早就在住宅領域發生。

2018年4月,貝殼找房橫空出世。面對左暉“破壞規矩”的行徑,58同城們并沒有“視而不見”。為了阻止貝殼的快速擴張,58同城先是拉攏我愛我家、中原地產、21世紀不動產等中介組成“反貝殼聯盟”,隨后便以10.68億元入股我愛我家,成為后者第二大股東。

曾表示 “58永遠不會切入中介業務,只做信息平臺”,最后還是入股了房地產中介,而且是行業內排名第二的我愛我家。

最近,58和貝殼更是為了21世紀不動產的倒戈,打得不可開交。

這次,匯辦公還沒有引起58系足夠的重視,日后優客工場一旦全力投入硬碰硬,58系大概率不會輕敵。

更何況,這樣的生意一些頭部聯合辦公品牌早就試過了,沒結果。

一位聯合辦公賽道的投資經理表示,頭部的某家聯辦選手早在2017年就想過做平臺的事。但當時這家聯合辦公平臺對好租和其他渠道的依賴有50%以上,所以最后沒敢貿然做。優客工場現在這么做,是正大光明的和上游渠道搶生意,上游渠道不一定同意。

這位投資人也表示,作為投資方他們也不會同意自己所投的聯辦選手加入優客工場自建的平臺。

左暉做貝殼找房,背后是5年上市對賭協議的約束,這個新的故事可以給投資方一個相對圓滿的交代。而且在流量方面,貝殼得到了騰訊的九宮格加持,才有了更多彈藥與58硬剛。

那么,沒有流量巨擘加持的優客工場憑什么?怎么解決原始流量問題?更何況,在商辦這么垂直的賽道做平臺,會是一門好生意嗎?

2

翻版好租,同樣好難

匯辦公的橫空出世,標志著優客工場開始向好租、點點租等辦公租賃平臺宣戰。

其實,商辦租賃平臺的紛爭早在一年前已經結束,優辦、空間家已死,目前行業規模大一點的僅剩好租、點點租。雖然也有一些新入場的,但規模不值一提。

好租容易復制嗎?

一位業內人士分析,優客工場轉線上平臺,有好幾個關要過:一是需要搞定業主,二是需要行業經驗,三是市場體量與流量。

第一關上游。對于行業的上游,也就是寫字樓業主來說,他們可能缺錢,缺項目,缺客戶,但唯獨不會缺的就是供應商。裝修、法務、財務這些供應商等等,都不會缺的。如果主打增值服務打包,一站式平臺,首先搞不定上游。

其次是服務的深度。所有的產業賦能都是建立在深度合作、利益捆綁的前提下。現在不管看貝殼也好,還是OYO,他們跟合作方都沒有達到足夠的深度。但反過來講,如果他們達到這樣的深度,那基本上和自營沒什么區別。

再是市場體量與流量。優客工場擴張再迅猛,房源覆蓋面充其量不到商辦市場的1%。用1%的房源去吸引客戶,客戶擁有的選項太少。

最后一點,分一半精力做事,什么都做一點,往往干不過all in的。

不過,這個事情歸根到底,還不是一個貝殼和58的故事版本。

一位跟好租廝殺多年的商辦中介從業者點評此事:頭部平臺好租都不掙錢,投資人能容忍優客工場再做一個賠錢的平臺?

本文鏈接:http://www.lvxhfx.live/101507.html 來源:投中網 作者:Ellie 責任編輯:唐云

聲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為電商報原創或編譯,轉載時請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電商報”,電商報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標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電商報立場。

頂部

澳门21点几张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