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昭:半生英雄伏櫪八年 未酬壯志再尋武地

張昭:半生英雄伏櫪八年  未酬壯志再尋武地_人物_電商報

6月24日,張昭上熱搜了,因為他辭職了。

他曾是樂創文娛CEO,八年來創造了130億的電影票房,是樂視最后的老將,戲稱樂視最后的“守夜人”,但最終沒有迎來黎明的曙光。他的離職引起了影視圈不小的騷動,他的動向牽扯著影視行業的布局。他的故事剛剛開始。

樂創文娛的前世今生

世事無常,張昭前些天還在圈里高調為新電影做宣傳,如今卻已離職。

扛起樂創文娛大旗的是孫喆一,他的父親叫孫宏斌,那個被稱為賈躍亭的“白衣騎士”之人。因為他,樂視影業三易其名,終于變成了擁有與“融創中國”同樣帶有“創”字的公司——樂創文娛。

張昭:半生英雄伏櫪八年  未酬壯志再尋武地_人物_電商報

2011年,張昭遇見了玩生態的賈躍亭,以合伙人身份成立了樂視影業。2016年,樂視危機,樂視影業單身救主,反被拖累。2017年,孫宏斌出手相救,成為樂視影業二股東,樂視影業更名為新樂視文娛。2018年,孫宏斌再次增資10億元,成為大股東,新樂視文娛更名為樂創文娛。

樂創文娛將整合到融創文化旗下,在外界以為張昭將涅槃重生,以老驥伏櫪之志再來一個八年之約時,卻傳來了他離職的消息,真的有一種打臉的感覺。

早已過了知天命的張昭,是時候停下來回望一下走過的路,踏過的坑,跨過的坎,為即將遠行做準備。

光線影業創業時代

張昭畢業于復旦大學,之后去美國深造。在美國,他拍攝的一部短片《木與詞》獲得奧斯卡學生單元獎,為此他拿到了美國綠卡,而且打通了奔向電影行業的一扇門。

張昭:半生英雄伏櫪八年  未酬壯志再尋武地_人物_電商報

畢業后,得到上影集團的邀請回國拍戲。1996年,張昭回國進入電影行業。但1998后迎來中國電影業的慘淡時期。在其復旦同學王長田的影響下,2003年,張昭決定放棄導演夢轉型為產業人。

2004年是電視業的鼎盛時代,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想做電影產業,找到張昭并邀請他進入光線傳媒。張昭頂著壓力創辦光線影業,開創了中國電影發行的新模式,造就中國影史上一家偉大的電影公司。

張昭憑借在電影行業的專業視角使光線影業迅速崛起,連續四年保持了100%的增長速度,被業界稱之為“光線速度”。

張昭是一個有夢想的人,曾幾何時,他一直牢牢地掌控著光線影業,使公司按照產業發展進行布局。但光線傳媒上市時,證監會要求光線影業并入光線傳媒。張昭非常失落,認為將會失去對控制的公司,這不是他想要的,無奈2011年張昭離開光線影業,到樂視創建樂視影業。

樂視用武地

2011年,張昭離開光線影業,得到賈躍亭的欣賞。當時賈躍亭正在玩生態概念,生態中需要樂視影業子系統。

張昭:半生英雄伏櫪八年  未酬壯志再尋武地_人物_電商報

他們一見面就彼此欣賞,一拍即合。賈躍亭需要影業支持生態,張昭需要生態來打造互聯網影視。張昭以合伙人的身份創建樂視影業,任CEO。賈躍亭給其足夠的權利,讓其盡情施展才華。

他說,中國電影第一階段靠電影院,第二階段靠跨界互聯網,第三階段開始有文旅。他利用互聯網的力量,深耕發行和分眾營銷,樂視影業迅速崛起,在短短幾年讓樂視影業成為中國排名前三的民營電影公司。好萊塢報道曾用整版篇幅介紹張昭和樂視影業,稱他為中國電影產業升級的“文藝復興式”旗手,堪稱影視行業的傳奇人物

當時賈躍亭承諾會讓樂視影業單獨上市,但在2014年,為了提振樂視股價,張昭放棄了獨立上市,將樂視影業注入樂視網。為此后的樂視影業留下了諸多隱患。

此時因賈躍亭在香港的滯留,樂視出問題的苗頭已有顯現。

曲線救主被易主

2016年,樂視的危機爆發了,樂視影業亦不能幸免。面對崩盤式的危機,賈躍亭求助于張昭,欲從樂視影業借3億還債。

但是樂視影業賬上的3億只夠其保持正常運轉,如果借出,公司馬上也會面臨資金鏈斷裂的問題。

張昭從來沒有如此糾結過,在責任與恩情方面他最終不顧孫宏斌的反對,將錢借給了賈躍亭。最后賈躍亭出國未歸,錢也石沉大海,張昭陷入了絕境,這就是他說的“至暗時刻”。

張昭:半生英雄伏櫪八年  未酬壯志再尋武地_人物_電商報

這時,孫宏斌雪中送炭來了。

2017年6月,孫宏斌給樂視影業站臺,他說,趨勢對,不嫌貴,只要方向對,錢不是問題。孫宏斌的承諾讓張昭暫時度過了危機,但他也知道,這樣遲早會失去控制權的。年底,孫宏斌率先開始增資,融創中國成為樂視影業第二大股東。之后,張昭對樂視影業進行改造,更名為新樂視文娛。

2018年,孫宏斌再次出手,完成10億元增資,融創集團持股40.75%,為樂視影業第一大股東。此時樂視影業經三度更名,變為樂創文娛,此時樂視影業基本與樂視剝離。張昭被動易主。

當年年底,融創文化板塊成立,其中就包括樂創文娛大板塊,不久孫喆一任融創文化集團總裁。作為大股東,融創給予張昭相當大的支持,但不知何故,在融創文化準備大展拳腳的時候,張昭選擇了離開,個中原由,頗耐人尋味。

暮年英雄最后一擊

2019年是張昭創立樂視影業的第9個年頭,也是至關重要的一年,他頂住壓力,帶領公司渡過難關,他將2018年稱為自己的涅盤,為何涅槃之后沒有重生?難道是在樂創文娛涅槃,在其他地方重生嗎?

影視行業的爆款雖無法預判,但張昭投資發行了近百部商業電影,積累了豐富經驗,這些將是他第三次創業的資本。2017年,復星向影視進軍,成立復星影視集團。有媒體報道稱,張昭或許創業于復星集團投資的影視公司。如果媒體報道屬實,那么張昭是否會復制此前的模式,來一個復興影業?

如今,張昭辭任樂創文娛董事長、CEO,樂創文娛里的“樂視元素”終將失去,不知未來是否有人記得那個創立樂視影業的張昭,還有那個講生態的賈躍亭。

張昭因光線影業合并上市而離開,因生態中的互聯網影視而創立樂視影業;因道義而挪借3億給賈躍亭,因發展而投身融創,在他身上可以看到理想主義者的情懷。

張昭:半生英雄伏櫪八年  未酬壯志再尋武地_人物_電商報

有人說,2019年是理想主義者的中止符,摩拜的胡瑋煒賣身美團,小黃的戴威還在堅守,豆瓣的楊勃試著反問,“理想主義有什么不好?”好不好,得請教羅永浩,他的“理想主義”不久前被《人物》雜志的作者給“錘”了下來。

張昭再出發,他會以一種什么樣的方式續寫他的英雄之“影”,壯志之“劇”呢?我們拭目以待,畢竟留給他試錯的時間不多了。

本文鏈接:http://www.lvxhfx.live/101381.html 來源:電商報 作者:電商報 吳昕

聲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為電商報原創或編譯,轉載時請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電商報”,電商報尊重行業規范,每篇文章都標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電商報立場。

頂部

澳门21点几张牌